这就是抖音上夸得神乎其神的明英宗?

抖音上我看过一个夸赞明英宗的,说他被瓦剌俘虏后宁死不降,多次要自杀殉节,最后瓦剌无奈将他放回。什么大明朝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全他妈胡说八道。我以前的文章不止一次论述过明朝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真相,这次我们一起聊聊这位被无耻吹捧的明英宗。

他是明朝最让人鄙视和唾弃的天子,他昏聩不堪、丧师辱国,将五十万大军白白葬送;他贪生怕死、厚颜无耻,帮助敌人叫门献城;他忘恩负义、恩将仇报,杀害护国功臣;他为卖国太监修庙、拜祭招魂;他就是今天的主角,大明第六位天子,被后世称为叫门天子的明英宗朱祁镇。大明宣德四年,朱祁镇的亲爹朱瞻基英年早逝,今年九岁的朱祁镇继位,年号正统。大清顺治六岁登基、康熙八岁登基,没办法亲爹死的早,只要皇太后和辅政大臣得了照样把皇帝坐的咯嘣响。

朱瞻基死之前为儿子选定皇太后张氏和三个辅政大臣一起辅佐儿子,等儿子长大成人后将皇位交给他。可惜四位辅政大臣一个个死的早,让朱祁镇这个啥也不是的皇帝过早掌权。朱祁镇一生做了四件特别让人不齿的事情。

王振,一个无才无德、无人无品、啥也不是的阉货,却唯独能讨得明英宗朱祁镇的欢心。朱祁镇对别人都不相信,唯独对这次奸诈无耻、善于逢迎的太监情有独钟。朱祁镇亲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拔王振当了太监中的老大—掌印太监,大明以前的几位出名的掌印太监什么刘瑾啊、魏忠贤啊,这些人虽然身体有残疾,但是颇有才干,能镇得住场子、批得了奏折、安抚得了百姓和官员,而这位王振就是一个只会溜须拍马、啥也不是的玩意。

乞丐皇帝朱元璋严令太监不得干政,后代几位皇帝都谨遵圣令,但朱祁镇却是一个例外,他极其宠幸太监王振。一时间王振一个太监,一个狗一样的东西成为官员们争相巴结的对象,年纪轻轻被尊称为翁父。诸葛亮被刘禅尊称为尚父,多尔衮被顺治尊称为皇叔父,范增被项羽尊称为亚父,这些人都是人中龙凤,被皇帝尊称为父辈也担得起这个敬称,而王振一个无耻小人也被尊称为翁父,可见当时的大明朝政多么的黑暗。

大明经过朱元璋和朱棣两位皇帝才赶跑了蒙古人,但是并没有彻底消灭他们,终明一朝大元势力一直都盘踞在辽阔的北方地区。当时的大元分化为鞑靼和瓦剌,瓦剌势力超过鞑靼。大明自朱棣以后各代皇帝都对瓦剌采取怀柔的安抚政策,每年赏赐给他们大量的金银财宝和绵薄玉器来换取边疆的安宁。

瓦剌也认为这样的钱比抢劫来得更容易更划算一些,于是心中虽然极其不满大明皇帝,但是也没有挑起边界战争。可权势熏天的王振干了一件蠢事,他把明英宗朱祁镇赏赐给瓦剌的财物给私吞了一大半,还侮辱瓦剌使者,结果很快大明就感受到了蒙古人弯刀的威力。正统十四年,瓦剌首领也先率领数万蒙古骑兵南下,并迅速攻占大同、杀死守将、直逼京师的门户之一—宣(今河北张家口市)。

大明朝廷所有官员都被吓得尿了一地的时候,王振却看到自己立功封赏的时刻到了,这时的他又干了第二件蠢事。他极力怂恿朱祁镇御驾亲征,而朱祁镇也听信王振说的认为瓦剌不堪一击,于是召集五十万大军,在粮草、辎重等都没有备齐的情况下出发了,更滑稽的是他居然把未有寸功、毫无才干的王振任命为全军统帅。如此昏聩不堪的朱祁镇,如此奸佞无耻的王振,这对无才无德的狼狈组合即将葬送大明这五十万军队。

怀着一颗建功立业雄心的朱祁镇和王振率领五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向大同进发准备和蒙古人决一死战,而蒙古人所到之处留下的无数死尸和残垣断壁让明英宗朱祁镇越走越害怕,于是还没遇见蒙古大军他就下令班师回朝。这时的王振又不失时机地做了第三件蠢事,他为了在家乡父老面前显摆自己如今的权势和地位居然唆使朱祁镇多次改道直到经过自己的家乡为止。也先率领凶悍的蒙古骑兵在一路监视和跟踪明军,而即将大祸临头的朱祁镇却毫无察觉。

等到朱祁镇和王振率领五十万明军晃晃悠悠抵达宣府准备班师回京的时刻,晚上天降大雨,蒙古骑兵果断出击打了明军一个措手不及。五十万明军被数万蒙古骑兵打得全军覆没、惨不忍睹,明军三大精锐营全部战死,兵部侍郎、户部侍郎等66位大臣被杀,明英宗朱祁镇被俘,王振被愤怒的御林军首领用铁锤活活锤死。这一仗是明朝建立以来最惨痛的失败,战败最主要的原因是明英宗和王振这对昏君奸臣指挥失当、轻敌冒进。

也先俘获明英宗后既不杀也不放而是留着敲诈大明朝廷,他们像栓狗一样拴着明英宗,把他带到大同城门下。这时也先给明英宗两个选择,要么命令大同守将打开城门让蒙古人进入,要么砍了明英宗的狗头。面对国耻家恨、面对城中的黎民百姓的生死存亡,但凡明英宗有一点血性就该拿刀抹了脖子,可惜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明英宗屁颠屁颠的跑到大同城下强令守将开门献城,这就是所谓的叫门献城。

这就是明英宗一身的软骨头,但守将郭登是个硬茬,他任凭明英宗叫破喉咙就是不开门,明英宗无奈只得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回到了瓦剌大营。也先又让他去宣府城下叫门,宣府守将紧急汇报京师。这时明英宗的弟弟已经被大臣们紧急拥立为新皇帝,新皇帝下令各地守将自己哥哥是个有骨气的人绝不会做出如此厚颜无耻的事情,来叫门的绝对是瓦剌人假扮的。

两次叫门不开气的也先打了明英宗几个耳光,又碎了他一脸的口水,大骂他是个没用的垃圾。无奈的也先只得集中蒙古大军全力地攻打京师,在大明生死存亡一线的时候,大臣于谦率领守军拼死抵抗保卫住了京师,被新皇帝称赞为护国功臣。这时明英宗处境极其尴尬,瓦剌嫌他没有,大明嫌他窝囊,他是里外不是人。

在夹缝中求生的他发挥自己的交际才能,他抱了一条大腿—也先的弟弟,于是苟且的在草原上过了一年软禁的生活。直到后来瓦剌实在不想再留着这个只会浪费粮食的废物,于是无奈将他送还给了大明。这时大明新皇帝和于谦做了一件很短视的行为尊他为太上皇留下了祸患,其实在他回来的半路上就应该结果了这个能力半点没有、肚子坏水一堆的家伙。

不到一年时间,身为太上皇的明英宗趁新皇帝生病期间发动政变夺得皇位。这个奸诈小人重登皇位后干得第一件事就是疯狂报复得罪他的人,他将新皇帝囚禁致死,诬陷于谦谋反将其杀害,把没有给他开门的郭登流放,一群新皇帝景泰时期的旧臣都被屠戮,一时间京师血流成河。这些保卫京师、抵抗瓦剌侵略、为国尽忠的忠臣和功臣落得家破人亡的凄惨下场,天下之人无不心寒。

之后,他又给王振立庙树碑祭拜招魂,他认为这个奸臣才是自己眼中的忠臣,甚至给也先也立庙树碑,他认为也先发善心放回了自己。如此倒行逆施,如此昏聩不堪,如此忠奸不分,自他以后明朝的皇帝一个比一个昏庸、一个比一个窝囊。土木堡之变,明英宗被俘,大明五十万精锐被全歼,也先率领瓦剌大军直逼京师城下,于谦指挥明军拼死守卫京师,召集各路勤王义军抗击入侵的蒙古人。

于谦带头拥立新皇帝和芈月诱捕楚王楚国另立新君一样,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但是明英宗这个昏君不这样认为,网罗罪名陷害于谦。于谦被杀的时候,天下所有的老百姓都说他是被冤枉的,刽子手三次扔掉鬼头刀拒绝杀他,去他家里抄家的官员搜遍了这个前宰相的家连购买好点的棺材板的钱都没有。

于谦当官时刚正不阿,得罪了很多人,他死后很多官员和百姓却纷纷去他遇害的地方洒酒祭拜,人人争相为他喊冤。于谦之前就因为入京拜见皇帝时没有向明英宗宠幸的太监王振送礼被诬陷下狱,后因百姓、官员和藩王的极力推荐才官复原职。于谦的诗句中有这样一句话可以作为他一生的写照:粉碎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明英宗一个啥也不是的一个东西,从他开始大明朝就已经敲响灭亡的丧钟了。明末,李自成、张献忠等起义农民军将大明的皇亲国戚200多万人全部屠戮干净,大明官员争相投降李自成和多尔衮,可见朱家这群人渣多么的不得人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