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围基辅:这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却让希特勒变得极度乐观?

1941年6月22日“巴巴罗萨”行动开始后,三路德国大军500多万人可谓是“顺风顺水”,不到20天他们就拿下了明斯克战役,并俘虏50万苏军士兵。一时间,苏联在边境线一带完全是“乱成一团”,除了溃退还是溃退!而苏联南部以基辅为中心,苏军构筑了一条巨大的防线突出部。基辅这座城市的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因此,苏联人为了能守住这座城市,他们开始不断地往基辅方向增兵,加上还有很多从边境线溃退而来的残兵,基辅的苏军总兵力已经高达80万人。

1941年7月6日,斯摩棱斯克被古德里安的德军第2装甲集团军攻克后,苏联首都莫斯科的“门户”已经洞开。可是,身在柏林的希特勒却要面临一个“头疼”的两难抉择:是继续一路狂飙直捣莫斯科?还是放慢脚步,集中兵力把基辅的80万苏军吃掉?

虽然基辅方向的德军南方集团军群也是一路突进,但是他们的攻击速度,远比不上北路和中路的德军集团军群。而且如果要独自面对基辅的80万苏军,德军的南方集团群根本无力将其一口“吃掉”。

当时驻扎在基辅的苏军建制是“西南方面军”,基尔波诺斯上将是基辅的苏军最高指挥官。不过,别看基尔波诺斯手中握有80万大军,而且武器装备先进,这些却都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

而德军那边,古德里安其实一直在等希特勒下达“攻击莫斯科”的命令。

结果,他等来的却是希特勒要求他攻向基辅!希特勒思考了很久,最终在他看来,基辅的重要性绝不亚于莫斯科:这80万苏军只要待在基辅一天,无论是对德军的进攻,还是德军的补给线来说,都会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不过,在希特勒正式决定攻取基辅时,还是遭到了不少德国高级将领的反对!于是,希特勒开始和他们大谈“战争经济学”:“之所以要先占领乌克兰和基辅,我相信乌克兰的原料和农产品,对于德国未来的作战将会有巨大的帮助!而且在“吃掉”基辅的苏军后,我们完全可以赶在冬季到来前,再去攻占莫斯科。1941年7月19日,希特勒正式下达了“33号训令”:德国中央集团军群所属的古德里安第2装甲兵团向南机动,和德军南方集团军群一起携手,将基辅附近的苏军主力全部包围并歼灭!德军南方集团军在得到古德里安等人的增援后,攻打基辅的德军总兵力已经达到100万人。

而面对“一触即发”的基辅包围战,苏联方面其实也感觉到了“危险”:当时苏军总参谋长朱可夫就不断向斯大林建议,把基辅的苏军迅速撤回保卫莫斯科。可是,斯大林并不想就这样把基辅拱手送给希特勒,当然他没有意识到80万苏军有被全歼的巨大风险。所以斯大林当时不仅没有批准朱可夫的建议,反而把这位将军狠狠地“批了一顿”!朱可夫因此还被撤了总参谋长一职。

而接替朱可夫担任苏军总参谋长的布琼尼元帅,他同样认为基辅已经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和朱可夫一样,布琼尼元帅再次向斯大林提出“放弃基辅”!结果,斯大林依然“一意孤行”,又一个不听话的,于是布琼尼同样被他撤了职!就这样,长达两个多月(7月7日至9月26日)的“基辅包围战”正式拉开了帷幕。德军南方集团军群和中央集团军群的两支增援部队,开始从不同方向冲向基辅。

而苏军西南方面军接到的命令是:“死守基辅”!

到了8月底,古德里安的第2装甲兵团调头南下后,一路突进到杰斯纳河北岸。不过古德里安装甲兵团的整个南下过程,却给苏军最高统帅部造成了不小的错觉:他们认为古德里安是想包围铁木辛哥的西方面军。因此,斯大林命令苏军第43集团军进攻古德里安军团的侧翼。

而在进攻行动开始前,斯大林甚至还特意打电话给叶廖面科:“如果你答应打败古德里安这个“下流”的家伙,我还可以给你调去几个航空兵团和火箭炮连助阵!”

叶廖面科那边早已经是“受宠若惊”:“我很想打败古德里安,而且向您保证,我一定能打败他。可是,叶廖面科在领袖面前夸下海口后,古德里安的装甲军团却顽强遏制住了叶廖面科的攻势,叶廖面科已经无力再去兑现自己的“诺言”。

到了1941年8月31日,古德里安的德军第4装甲师已经突破杰斯纳河。

右翼的德军第10摩托化师也过了河,但是他们却遭遇到苏联守军的顽强反击。第10摩托化师几乎打光了所有兵力,甚至连炊事班都投入了战斗。但德军第10摩托化师还是未能建立起“桥头堡”,最后只能无奈撤回杰斯纳河北岸。

9月初,德军开始在绍斯特卡、科罗普、维布利多地进行强渡。9月10日,苏军西南方面军的后方:罗姆内市,被德军坦克第2集群先遣部队成功夺取。此时,德军装甲部队基本已经完成了对基辅的“合围”。

在这种情况下,苏联守军的抵抗开始出现大面积动摇:苏军各支守卫部队陷入到一片紊乱中,他们尽可能地炸毁河上的所有桥梁,然后全部退守到基辅城区。此时,斯大林也终于意识到了基辅的“巨大危机”!为了解救被围的苏军,他命令铁木辛格率领几个集团军进攻基辅外围的德军。不过,苏军的一系列援救行动在德军的顽强阻击下都“宣告失败”。

斯大林没有再“固执己见”了,他已经允许包围圈内的苏军自行突围,不过他还是对大撤退提出了要求:苏军所有突围部队撤退的同时,都必须要沿着第聂伯河一线保持防御,并寻机对德军装甲部队发起“力所能及”的反击。

斯大林的这种做法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他是害怕如果毫无顾虑地“大撤退”,基辅包围圈内的苏军马上会演变成一场“大溃逃”!而被围的苏军,也按照命令向德军发起了几次反突击,在坚固的包围圈里甚至撕开了一些小缺口。不过,这些缺口很快就被德军后备部队及时堵上了。

在几次突围行动失败后,基辅城内更是人心惶惶,一片混乱。甚至传言说“苏联的军政要员,他们都抛弃了战士和平民,自己乘飞机逃出包围圈了”。1941年9月20日,在德军坦克的凌厉攻势下,基辅城区被德第6集团军成功占领。

但就在基辅陷落,突围完全无望时,仍有不少红军战士在城区和郊区,继续和德国人进行着拼死搏杀:他们弹尽后端着刺刀冲向德军坦克,用拳头、靴子和牙齿和德国士兵肉搏!

可惜的是,这一切却都是徒劳的。9月26日,基辅包围战正式结束:这场战役中德军的伤亡不到10万人,而苏联西南方面军却整整消失了5个集团军,60多万苏军士兵被俘,苏军最高指挥官基尔波诺斯上将也在战斗中阵亡!基辅包围战对于德国人和希特勒来说,无疑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不久包克的德国大军又在维亚兹马附近包围了60万苏军,并让他们成为德军的战俘。

此时此刻,在希特勒看来:苏德战争的前景已经是极为光明。经过这一系列的大胜,希特勒已经认为:在通往莫斯科的道路上,德军几乎是畅通无阻了。可是,他忘了此时的德军自己也已经“精疲力竭”,占领基辅后,还有很多零星的小规模战斗僵持到10月才彻底结束。

而这个时候,苏联的糟糕天气却缓缓“走”来了!原先坦克能尽情驰骋的原野,逐渐变成了“举步维艰”的泥潭。德军各路装甲部队的进攻开始变得迟缓起来,而苏联人的生力军却在源源不断地涌向莫斯科。

面对一系列糟糕的苗头,刚从基辅胜利中回过神来的很多德国将领,都向希特勒表示“希望停止进攻”,他们认为应该重新执行一条可行的“冬季战线”。

毕竟,这些德国将军们,都知道“拿破仑”当年在俄国严寒中的悲惨遭遇。

希特勒当然也知道那个“拿破仑”,不过,他还是决定继续攻击莫斯科。也许,基辅的巨大胜利已经让他“自信心满满”!此时的希特勒,已经有了一种过度“乐观”的期望:苏联人如此“不堪一击”,在最寒冷的冬季来临前,德军完全可以把莫斯科先“拿”下来。

希特勒也不傻,在冬季来临时,德军的进攻必定会遭遇到的一系列困境,他其实也看得很清楚!但是,希特勒曾在11月9日时,他很郑重地和德国将军们说过:如果双方都无法消灭对手,即使最坏的结果,我们也能获得一种“妥协的和平”。

而斯大林那边,正因为基辅这场令人咂舌的“惨败”,让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打仗的料”!此后,那些具体的战斗指挥工作,他都交给那些苏联将军们“放开自己去干”。而他自己要做的,只要做好“统筹全局”就行了。

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曾经在他的一本书中,这样评价过基辅包围战:“就这场战役本身而言,可以说是德军的一次巨大成功,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空前的杰作。但也正是这场胜利战役,暴露出了德军对于冬季作战,他们的准备其实并不充分。。

相关文章